主頁 > 彩色人生

都市傳媒大亨黃浩的美食人生

T T T
自 汪澄澄
2015/12/14 4:40 下午
列印 E-Mail 彩色人生
分享

都市傳媒大亨黃浩的美食人生

自 汪澄澄 彩色人生
2015/12/14 4:40 下午
TT

提起黃浩(Kenny),讀者立刻聯想到的兩件事,大概是:2013年以2億元收購《都市日報》,成為傳媒大亨;娶了個美女嬌妻—曾參加過2006年香港小姐競選、現為藝人的徐淑敏(Suki)。不過,公眾卻鮮有了解他曾是飲食界才俊,經營過多間不同類型的餐館,就連與傳媒行業結下不解之緣,正是因着對飲食的鍾愛和品鑒能力。《大時代》記者特別專訪了已轉戰傳媒界並搞得風生水起的Kenny,聽他分享對美食、媒體的看法,以及對家庭、人生的思考。

訪問地點位於Kenny朋友經營的酒吧,裝潢簡潔,枱面無煙灰缸之餘,空氣中也並未遺留絲毫煙味,光線是溫馨的橘色,背景音樂是悠揚的爵士,相比一般酒吧更為清淨,是個朋友間可安靜坐下、小酌閒聊的天地。此次訪問也更像是輕鬆放話,但或許人是在輕鬆的、甚至有點漫不經心的狀態下,才最自然、真實。

15年前開設咖啡廳

Kenny娓娓道來他與美食相關的各種緣份,他說,開餐廳的初衷並不單純為了賺錢,更多是為朋友們聚會提供一個舒適的落腳處,可謂「以食會友」,當朋友們聚集在一起,盡情暢談,他認為,這正是開餐廳最大的樂趣所在。

Kenny回憶正式當餐廳老闆要追溯到15年前,當時有機會與新加坡連鎖書店Book Café合作,在跑馬地開了自己的第一間餐廳,而當年,香港沒有這種與書店結合的咖啡廳,香港人的閱讀興趣不如新加坡人那麼高,更沒法與台灣人比。不過,正因如此,他希望為港人提供一個閒適安逸,慢下來的環境。「選在跑馬地是因為人流不是那麼多,還有不少喜歡閱讀的外國人,比較容易營造這樣的氣氛。」但他坦言,客人來店裡喝一杯咖啡,看着書,停留的時間長,消費卻不多,「實在不算是賺錢的business model,不過,好在都能有點盈利。」但不巧遇上2003年的SARS,全城餐廳皆是門可羅雀;加上Kenny因工作原因需長期奔波於新加坡、台灣,咖啡廳最終只得結束營業。

壽司之父助陣開店

若說開咖啡廳只是小試牛刀,Kenny於2007年開業、名為「鮨久」的高級日式料理,才算真正讓他將美食的熱愛投入得淋漓盡致,但這卻是個無心插柳的故事。坦言最愛日食的他回憶說,當時原本是與日本東映公司合作,要在日本拍一套關於壽司的電影,臨開拍前,由於當時一部同類題材的電視劇收視慘淡,終將計劃擱置。不過,在當地籌備期間,Kenny吃遍了銀座最頂級的壽司店,其中吃得最多的便是大名鼎鼎、由人稱「壽司之父」的今田洋輔任主理人的名店久兵衛。與主廚聊起壽司電影拍不成了,Kenny開玩笑說:「不如用準備拍電影的錢回香港開間壽司店啦。」對方也隨口應聲道:「你要開,我就去香港幫你。」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壽司之父大概想不到遇到個坐言起行之人。Kenny說,他回到香港第一天就琢磨了一整晚,然後立刻着手找到合適的店鋪,談好租約,並很快打電話給對方說準備好了開店。或許是半信半疑,或許是要考驗其誠意,對方稱:「你有誠意,明天就飛來跟我談吧。」放下電話,Kenny便立刻上網訂機票,一落機便打給對方說到了,壽司之父驚訝之餘,也最終被其誠意打動,同意赴港幫忙,當時由他炮製的「萬元壽司宴」,也成為城中熱話。有名家助陣,Kenny的壽司店也得以冠名「鮨久」,他解釋說,能夠用「鮨」字,必須是頂級的壽司,「我們算香港第一家。」

Kenny透露,招聘時,不少本地壽司師傅都擔心港人未必懂得欣賞這類高級壽司料理,但他相信港人的接受和學習能力。果不其然,鮨久開張後,帶「鮨」字的日本料理店如雨後春筍冒起,從側面反映,港人對壽司的要求已見提升。

全體股東模式成功

不安於現狀的Kenny隨後將分店延伸至台灣,又在港開了意大利餐廳、日式炭燒店,並與在澳洲讀書的舊同學合伙,在墨爾本開了兩間餐廳。不過,由於轉戰傳媒行業事務繁忙,2013年底,Kenny不得不結束了大多數餐廳的經營,惟澳洲的餐廳得以保留。

問其原因,Kenny說:「澳洲那邊的經營模式與香港不同,除了幾位大股東以外,從主廚到服務員,大家都是股東,餐廳是大家的,餐廳賺錢了,大家都可以直接受惠,所以都肯搏命,服務好,生意就好。」該經營模式十分成功,他原本想將此模式也套用在香港的餐廳,但無奈與員工討論時,發現大家並非考慮長久在同一間餐廳工作,而是抱着「周圍四處走」的打工者心態,他感歎說:「心態不同,市場不同。」雖然有些惋惜,但也只得作罷。

以食會友 家人分享

回想經營餐廳最大的收穫和樂趣,Kenny表示:「最開心是認識了更多朋友,朋友之間也更容易聚在一起,多了機會聊天、交流。五十張枱,可能有十幾張枱都是認識的人;也時常有朋友打電話來問『喂,Kenny,你今天在不在店裡?』我就會答,『在啊,你過來啊。』大家隨時都可以聚在一起,最大的樂趣就在這裡。」

雖然現在不再主力經營餐廳,但Kenny對美食的熱情絲毫不減,以食會友的習慣並未改變,而分享旅途中偶遇的美食,也成為他營造溫馨家庭氛圍的方式。

「有時飛國外工作吃到美食,我回家就會告訴老婆,想辦法安排她和小朋友下次旅行也去品嘗。」Kenny說:「我每個月都盡量安排一次家庭旅行,如果小朋友假期短,短程也要去下東京、新加坡之類的地方。」雖然是大忙人,但他會抽出每個周末的時間陪家人,哪怕只是簡單帶小朋友去逛逛公園,讓他們有機會接觸下大自然都是好的。他不認為忙碌就一定要犧牲與家人的相處,「與家人相處是必須的,時間都是自己安排的。」

勇於嘗試包容多贏

談及轉戰傳媒界的調整和改變,Kenny表示:「雖然餐飲和傳媒分別好大,但都有共通之處,你都是做一個產品出來,希望它被市場接受。」繼2013年收購《都市日報》,他早前又推出《E週刊》,顯得頗為進取。他解釋說,這是為了完善業務,日報(《都市日報》)、月刊(《都市盛世》)都有了;而周刊(《E週刊》)也得跟上,內容方面,則囊括社會時事、經濟、美容、旅遊和美食,涵蓋更加全面。

但Kenny並不認為自己是突然轉行,因為他早於1998年、年僅26歲時便開始為《蘋果日報》寫美食專欄,隨後《飲食男女》也找他寫稿,他也曾參與錄製港台的美食節目,「不過,要拍外景,我始終覺得有人望住,不是那麼自然,拍了幾個月就沒拍了。」他表示,更喜歡文字這種表達方式,因為更自在。

喜歡寫作,當然也要在自己經營的報紙開個專欄,不過,現在Kenny寫作的題目除了美食,也會關注社會時事和都市人心聲,「需要為社會發點聲音。」

被問及事業成功的秘訣,Kenny表示,他不給自己設限,勇於嘗試新東西。此外,不計較和包容也是必須,「有的人可能從一開始就計算自己能拿多少着數,但很多事應該是雙贏甚至多贏的。我相信沒有人什麼都懂,如果有這樣的人,根本就不用找別人合作啦,我要開餐廳,需要找廚師;要做雜誌,也需要有經驗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他認為,做美食是服務大眾,做傳媒也是,「同樣都是幫到人,幫到社會,賺到錢的同時,創造就業機會,對我來講就是最好的事業。」

文:汪澄澄

相關評論

相關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