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封面故事

菁英會主席莊家彬談鴻圖大計

T T T
自 雷健雄
2017/8/1 9:00 上午
列印 E-Mail 封面故事
分享

菁英會主席莊家彬談鴻圖大計

自 雷健雄 封面故事
2017/8/1 9:00 上午
TT

對許多讀者來說,莊士集團第三代繼承人莊家彬(Albert)並不陌生;不過,他的知名度似是源自經常出現在報章的娛樂版,而非財經或時政要聞的報道。但事實上,Albert除了是兩家上市公司的董事總經理以外,更擔任新一屆菁英會的主席,帶領這個包含企業家、專業人士和社團領袖的團體推動香港青年發展,可謂任重道遠,貢獻良多。《大時代》今期特此邀請Albert接受專訪,講述未來一年菁英會在他領導下的鴻圖大計,並探討他的家族業務發展,以及個人喜好。

成立於2007年的香港菁英會,至今已踏入第10個年頭。這個青年才俊組織的創立,實離不開Albert的一份參與。早在2006年4月菁英會成立之前,他是到北京的國家行政學院修讀第一期國情研習班20名成員中的其中一員。研習班的成員多是在外國讀書,希望多了解內地情況,因此在中聯辦的建議及協助下,前赴國家行政學院修讀一星期的課程,內容包括訪問全國青聯、港澳辦,學院亦有講授當前的中國外交關係、未來經濟走勢等。

 研習班開始時本打算只開一班,並無計劃延續下去,但後來發現反應很好,於是開了3班,成員回港後原擬成立同學會,但後來覺得定名為菁英會更好,並以「匯聚青年精英、研究傳播國情、關注社會熱點、構建時政智庫」為宗旨,由施榮忻任創會主席,Albert則任秘書長,之後歷任副主席、常務副主席,並在今年榮升主席,在7月1日正式換屆上任,但就職典禮則定在8月24日舉行。

首要團結會員

就任菁英會主席後,Albert向本刊表示,他在會內的首項要任務是團結會員。他說:「由於菁英會日益擴大,現時的會員已增至900多人,我的年紀雖不是最大,卻是資歷較深,也較成熟,而菁英會還有許多很年輕的會員,因此希望推動更多會員去做會員事務的工作,發掘他們的潛能,讓他們與我們這批一直在菁英會的資深會員有更深入的互相認識,這才能壯大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我覺得菁英會在進入10年之際,是一個新的里程碑,因此要鞏固好自己,接着再發展。」

今年菁英會的另一項要務,是更多地聚焦於學生方面,故此會在8月24日舉行就職典禮之際;同時成立一個名為「學界菁英」的組織。Albert表示,這是隸屬於菁英會旗下的一個學生團體,菁英會將提供支持和指引,成員組成主要是以前會方主辦的天津實習計劃、「一帶一路」馬來西亞團,或曾參加會方活動的在校大學生。至於會否吸納中學生,Albert回應稱:「可能以後再考慮,因為香港的家長都非常關注子女的學業,沒有時間參與這類課外活動。」

其後Albert補充說,菁英會以前安排的許多學生活動,主要是實習或交流,例如訪問「一帶一路」沿線城市等,但今年他想按同學的興趣,可以是體育或藝術,推行一些主題式的活動。例如較早前他們曾組織一些大學生到廣州恒大足球會,並請來皇家馬德里球會的教練訓練他們,之後和內地的大學生切磋及舉行比賽。他說,那是首年舉辦,遲點或會把香港與內地大學生混合在一起訓練再作比賽。

每年增國情班會員

Albert表示,由於國家體育運動會在內地不同省份建立重點基地,例如福建是排球基地,因此他剛往福建進行探討,籌劃讓香港學生到當地和國家女排一起訓練,或邀請一位中國女排選手向他們講解比賽的心得等。另外,他亦在構想一個武術的項目,就是乘他身為天津政協及青聯常委之便,而天津是霍元甲的故鄉,打探能否和天津的霍元甲武術學校進行合作,舉辦讓香港青年參與的活動。

至於菁英會本身的規模,Albert表示,他們不會大幅度擴大會員人數。由於該會是以曾參加國情研習班為入會先決條件,基本上每年增加的成員等同一個班,現在一班大約35、36人左右,但外界有許多人士主動接觸他們,表示希望修習國情研習班,菁英會亦會為他們做推薦聯絡的工作,讓其就讀,最多是加一個班,變成每年有約80名畢業成員。課程完成後,若他們願意,就可以加入菁英會。

辦實習計劃助就業

可能是基於這個原因,社會上有輿論把菁英會的成員標籤為主動與內地拉關係的香港富二代,藉此為將來參政鋪路,但Albert坦言,菁英會沒有這方面的擔心,反認為由於他們成立的時間較短,人們不會視菁英會為一個內地團體的對口單位,而是一個智庫或商業團體。他指出,菁英會的成員除了來自商界外,還有各行各業的專才,並按不同行業分別成立13個研究會。「所以與其他青年組織相比,不覺得人們把我們標籤得很紅。」他說。

事實上,菁英會的活動也很多元化。Albert指出,他們的主打活動是博鰲論壇,宗旨不單聚焦內地,還要面向亞洲,而就算在博鰲開會時,也有許多海外成份,邀請出席的演講嘉賓也肯定要有來自香港、內地、亞洲以至海外的專家、學者和官員。至於菁英會較涉及內地的活動,都是一些實習計劃,例如天津和香港有一個實習計劃,今年已是第6年舉辦,也有一些前海實習團,但均是以學生就業和在內地工作經驗作為出發點。但他承認,菁英會在許多議題上都很支持政府的立場,例如他們不會支持「佔中」。

菁英會以推動青年發展為目標,香港的年輕人自然是該會的關注焦點。早前的「佔中」事件中,年輕人正是主要參與者,反映存在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對此,Albert承認,香港的年輕人確有不滿情緒,成因有部分源自上樓困難,也有部分是向上社會流動不暢通的問題。他說:「事實上,如果居所面積真的很細小,沒有地方可以發洩,在這樣一個密集的環境下,會把人壓迫至產生怨氣。」但他覺得這是年輕人的思想較侷限在香港,若能打開心結,問題就有化解的機會。

關注港人內地生活

他的這個觀點,是受從前在美國讀書的經驗所啟發。他以紐約為例說,曼克頓肯定是市內樓價或租金最貴的地方,但許多在曼克頓工作的人,其實未必在區內居住,而可能是疏散到其他地區,然後每天乘搭一至兩小時的火車返回上班地點。而在香港,Albert認為,或因回歸祖國剛滿20年,人們暫時未有一個可以在深圳或更偏遠的地方居住,然後回港工作的想法。但他覺得當年輕人愈來愈認識外國情況和熟悉內地之後,許多人或會選擇不在香港工作,而是到上海等地,因為環境會較好,樓價亦較便宜,工作機會又多一點。他說:「我覺得他們可以把想法擴闊一點。」

除了青年的居住與就業問題,Albert也談及其他的具體考慮。例如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較早前競選特首期間,曾和包括菁英會在內的許多不同青年團體進行討論,Albert就數次和她交談,向她表示很支持香港人到內地工作,但會遇到的問題包括醫療、法律、繳稅等,並詢問新一屆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如何提供幫助?他指出,現在有許多香港父母退休後搬遷回內地生活,把居所留給在港的子女,但他們返回內地後,首先想到的就是醫療問題。

對此,Albert提出他的想法:「其實現時香港大學在深圳已有一家醫院,那可否讓在深圳工作或創業的香港人,優先使用該醫院?」他表示,自己不是政策制定者,但覺得這是未來政府要思考的事情。「我想,這些事情能全部獲得解決之後,會有愈來愈多的港人喜歡到內地工作和生活。」他說。

四地青年台較主動

除了推動香港青年的發展外,Albert亦曾任菁英會的兩岸四地研究會顧問,組織及參與不少中、台、港、澳的交流活動,因此對四地的年輕企業家有一定的認識。他說,從2007年開始,曾以兩岸四地的名義舉辦3個菁英會有份參與的合辦活動,那就是到天津的訪問,其中第一次共帶領了150名年輕企業家參加,第二次有200多名,第三次亦有100多名,參加者以來自香港的最多,澳門的成員較少。

經過多次接觸, Albert覺得四地青年中以台灣的企業家較主動,很想交朋友。他認為,可能是因為台灣的經濟不是那麼好,他們很想認識多一些內地的朋友,建立聯繫。另外,澳門的企業家較文靜,而香港則處於兩者之間。但他指出,通常參加這些訪問團而最能做到生意或真正能創業的,以香港人較多,三次都是這樣,這可能是因為香港企業家較有營商觸覺,和在發掘何處有商機時較敏銳。

接受本刊專訪當天的晚上,Albert正要接待來自台灣的三三企業交流會成員。那是台灣一個資歷很深、較有影響力的團體,由江丙坤、辜振甫等名人成立。他們正研究如何與菁英會合作,希望在未來一年一起到南沙、前海,或其他地方交流,廣交朋友。「三三會」雖然本身有對大陸的聯繫,但仍要借助香港較近內地的優勢而尋求與菁英會合作,Albert的工作繁重程度可想而知。

事實上,Albert雖在菁英會創會時便擔任秘書長,但此前沒有想過當主席後會有那麼多活動要代表菁英會出席,例如接受採訪當天除了接待台灣「三三會」外,還要出席另外3個活動。而在之前的周六,他從下午二時半到五時半在香港更有5個活動,在珠海還有一個活動。

分工合作紓緩壓力

他說,開始時當秘書長,主要是向施榮忻、洪為民等前輩學習,因他們都曾長期參與不同青年團體,想了解他們的經驗和願景,並協助執行會務,因當時菁英會剛成立,有許多事務,包括章程等要處理。現在面對如此繁忙工作,實在分身乏術,因此曾問前主席如何處理,並獲贈建議,例如哪些和菁英會有合作和較友好,或和他們的宗旨較切合的,就先選這些活動出席。

基本上,Albert的秘書每星期會為他安排好活動程序,看有什麼必須出席的。另外,菁英會還有12位副主席和一位常務副主席,有部分活動會請他們分擔出席,例如接受本刊採訪翌日,他要到北京出差,之後再到天津,因為菁英會有一個天津實習計劃,參加的同學要結業,所以他要出席,在此期間香港若有什麼活動,數位副主席和常務副主席就要代勞了。

Albert表示,菁英會還有一個優點,就是主席雖然是一人,但卻是集體管理,包括已經退休的主席,在會內被簡稱為「神主牌」,都是非常支持會務,經常參加主席團的工作,每當有大型活動、論壇、講座需要他們時,都會出席參與,並以他們的經驗提供輔導。

最後,Albert不忘談及在8月5日舉行的「創新智慧互聯網+」3i青年菁英創業比賽,並表示開始時還擔心參賽的人數可能不夠,但在7月初接受採訪時,已有24支隊伍報名,符合他們的預期。他笑說,可能這是因為香港人習慣到最後一刻才報名申請。

11月訪海路福州

此外,為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菁英會還預備了連串活動,包括每年都會舉行的博鰲亞洲青年論壇,今年定於11月2日舉行,以及今年首次舉辦的「海上絲綢之路」福州訪問團。福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源頭,訪問團本想於9月啟程,但剛巧此時福建將有一個金磚國家會議,規格很高,所以把活動押後至11月。由於仍未有具體出發日期,所以籌備工作尚未正式開始,但菁英會將擔當牽頭者的角色,聯絡包括馬來西亞中總、泰國中總、菲律賓中總等許多友好團體參加,與各國華僑相約一起出席。還有馬來西亞菁英交流團,這是第二次舉辦,主要是給大學生參加。­

相關評論

相關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