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名人訪談

林健榮: 建造業老化須改變形象

T T T
自 林啟健(整理)
2017/3/1 9:00 上午
列印 E-Mail 名人訪談
分享

林健榮: 建造業老化須改變形象

自 林啟健(整理) 名人訪談
2017/3/1 9:00 上午
TT

未來本港有不少基建工程即將上馬,對建造業來說本應是好事,不過,目前建造業面對不少問題,最明顯是行業老化,缺乏新人入行;加上立法會工務小組遲遲未批出項目,拖慢工程進度,對業界發展有一定影響。《大時代》今期邀請德萊建業(08122.HK)主席、香港建造商會第一副會長林健榮與香港股票分析師協會副主席郭思治對談,暢論當前問題。

 

林:林健榮

郭:郭思治

郭:近期有不少基建工程即將上馬,如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研究重建香港大球場,未來亦有填海工程進行。你覺得對業界幫助如何?你的看法又怎樣?

林:其實,一個城市需要不斷發展,一定要有基建配套。正如20年前,如果機場不興建的話,情況是難以想像的。因此,站在行業角度來說,我抱正面態度。根據政府建造業議會公告,未來10年,每年約有1,800億至2,000億元的工程量,這包括所有基建、樓房建築、維修項目等。

郭: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在網誌上表示,(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審批項目的進度較慢,有超過40個工程項目,涉及約1,000億元的撥款申請仍在排隊,撥款情況不斷被拖欠,對香港建造業界有甚麼影響?

林:先不談影響,先了解現時立法會工務小組撥款的情況。大家從傳媒中得知,最近只通過大埔頌雅苑地盤項目,其餘未有項目獲通過。在最近124億元政府維修及緊急維修項目的撥款當中,這是民生問題,舉例說,一旦下大雨,發生山泥傾瀉,要即時撥款處理,但由於撥不到款,便出現問題,議員因綑綁某些項目而不肯讓它們通過,結果整個遭綑綁,這是目前現象,我代表香港建造商會,在新年前曾與一些議員會面,向他們講解情況,但有一批少數議員可能因自己的政治訴求而繼續拖延,這方面的影響很清楚,這麼多年對業界的影響很重要。首先,整個行業沒有持續性發展,如果入行,但面對工程量飄忽,不確定性的情況出現,我們怎樣籌劃增聘或縮減人手呢?其次,整個行業的工人缺乏,我們怎樣培訓和吸引新人入行呢?行業沒有持續性,對整個行業未來發展有很大影響。

拉布令建造業現真空期

郭:剛才你提到立法會拉布,有意見指現時拉布情況令建造業出現「真空期」,因為工程接不上,撥款批得慢。你剛才提過對業界的影響,這種情況怎樣改善?怎樣做才可以慢慢淡化或解決這個問題?

林:我們佔每年政府2,000億元的工程的一半,約900至1,000億元,沒有這900至1,000億元的工程,老實說,少了一半,無論是大小規模的公司都難以繼續計劃自己的生意。再者,「真空期」存在,甚至乎如去年最後兩個月,有500幾億元的工程批出,我們不是「飽死」,而是「哽死」,不可以一時間調撥資源應付那麼多的工程。這個行業很簡單,有四十幾萬個工人,以一個工人薪金約15,000至18,000元乘一乘,每年約1,800億至2,000億元,這是持續性發展下穩定的工程量,若果達不到的話,行業不單止沒有得發展,反而會倒退,這是非常重要。而且,「真空期」出現,正正反映我們的公司不可能請了一批人等待工程。若果炒了工人,又怎樣再請呢?

郭:這就有一個問題,若果沒有工程,出現「真空期」,工人被辭退,沒有工開。但突然接到大工程,大家又搶工人,屆時哪有足夠的工人獲聘呢?

行業工人老化出現錯配

林:這亦是我們行業所面對的問題,上述現象出現,惡化這個問題。你提出的問題是好的,就是行業工人老化及錯配問題。據建造業議會紀錄,約46%工人年齡超過50歲,出現幾何式退休潮,即使有些人有能力做的,但其子女長大,做了醫生律師,他們不想父親做下去,勸他早些退休,這是非自願性退休,於是在勞工市場上工人買少見少;加上現時入行的年輕人少,若果我有個兒子,他想做建築工人,你會否讓他去做麼?

郭:其實,若果以建造業和金融業相比,只要工程進度理想,在業界發展不是壞事。

林:當然是。以往有壞印象是,建造業是很危險和負面,我們身為持份者,正不斷改變這種情況,改變整個行業的形象,包括地盤已不是我們學師時的地盤,已做足安全措施,「企企理理」,很多年輕人一樣「搵到食」。

郭:每年11月,建造業都會調整工人工資,去年11月加薪幅度6%至8%,其中以紮鐵、釘板、落石屎、搭棚等工種的加幅較高,主要因有關工種較辛苦及危險。你剛才提到一點,新入行的人愈來愈少,以紮鐵工人為例,目前日薪約1,900多元,加薪8%後,日薪超過2,000元。工人加薪幅度高於通脹,對業界會否有負面影響?營運開支按年上升,會否帶來挑戰?

林:這個行業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郭:工程費加?

林:這就是為何目前樓價難跌。建築成本上升,只要我們在投標過程中,控制到價格,原則上問題不大。不過,人手短缺問題就大,因為即使加薪幅度也計算在內,但若果找不到工人,我們要加多一些人工搶人。

郭:你加人工搶人,人家也會加人工搶人。

林:這就出現「炒iphone」現象,價高者得。剛才所提到的工種加薪幅度高,因為有危險性和刻苦性,現時我們正正缺乏這幾個工種,少人入行。

年輕人拒刻苦不願入行

郭:新人入行的情況如何?

林:很少新人入行,正如剛才所說,香港教育制度推行DSE,很少年輕人願意做刻苦工作,先不談形象問題,他們寧願搵少一些,做一些較舒服的工作,最好坐在辦公室,對着電腦工作,甚至寧願從事餐飲業工作、做司機,也不做這些工作,這就有很大隱憂。

郭:其實,行行出狀元,在建造業由基層做起,按部就班升上去。我身邊有朋友現在在建築業成為高層,其實已做了10至20年,他們收入不差。

籲政府招標增加透明度

郭:發展局局長馬紹祥鼓勵業界不論在公營或私營的工程上,應該採取更多減省的措施,從而提升香港建造業的成本效益。你是建造業界翹楚,減省成本從哪方面入手?

林:建築成本是很複雜的,從承建商角度來看,除了考慮材料、人工外,還要考慮風險,每個地盤有本身的特性,如做打樁工程,在合約訂明包括unforseen risk,價格當然會貴一些。政府、業主有很多方法處理這些問題,如政府工程,我們要講求平實,說得簡單一點,要在外面做幾何圖案,這是涉及金錢,作為政府建築物,是否需要有這些設計,或者換另一個角度來說,在整個建造過程,涉及很多其他枝節成本,如安全、環保設備,是否需要那麼多,很多問題出現。

當然,政府有PCMO,即是Project cost management office(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去管制這方面的事。在投標過程中,如何判出一個項目都有影響,這是很複雜。舉例說,如果是政府工程,需要一些條款訂明已on list的承建商(即是在政府名冊上的總承建商)可以投標,但若果你加新條款,原本投標的承建商有10家,但減至6家,自然成本會貴一些,標價會高一點。我們希望政府在多方面增加透明度,放寬條款,令多些投標者參與。

郭:既然那麼多人投標,是否一定是價低者得?抑或要視乎公司過往建築表現、管理?

林:在政府工程上,方程式計分法已推行很久,這個方程式計分數,六成是你的標價,四成是你的past performance(過去表現),若果這個分高過其他對手,你可以用高一點的合約價格達標,當然,這要通過formula(方程式)去計算,並不只靠價低者得。

郭:目前建造業青黃不接,剛才你提到,50多歲的工人的子女可能已經學業有成,有些已晉身成為律師、會計師,收入穩定,不想父親做得辛苦。你認為紮鐵、釘板、落石屎、搭棚等工種較辛苦,如何吸引一些新人入行?

林:這是我們行業面對的問題,如果要吸引新人入行,我們要做幾方面的事情。第一, 在整個形象上,要讓別人覺得是專業技術人員;第二,要提升地盤的安全設施和整潔度,讓人可以在一個舒適而安全的環境下工作;第三,是行業形象性問題,不要讓人覺得你是「地盤佬」就有影響。當然,錢是一個實際問題,他能夠得到相對的回報,亦是考慮入行的因素。

先聘後培訓吸新丁入行

郭:現時建造業提供先聘後培訓課程,提供3年工作保證期,學員首年月薪15,000元,第二年增至20,000元,第三年再加至25,000元,條件真的不差。你覺得這種做法好不好?成效有多少呢?

林:這是我們需要繼續做的方法,亦是吸引一些新人入行的方法。你問我成效有多少, 這已推行了很久,只不過在銀碼方面,以前可能是8,000元、12,000元,現在再加碼,希望吸引多一些人入行。其實,我們的目標不單止是年輕人,還有一些轉行的人,如原先在廚房工作或者從事運輸行業,也可以轉過來工作,希望可以吸引其他業界人士加入,這是行之有效的方式,可加快培訓工人。

郭:許多工種要求大學畢業才可以勝任,但從事建造業工作,以技術為主,是否需要這麼高學歷的人士?

林:我們行業缺乏技工人員和專業人員,讀大學的人屬於專業級數,我們是需要這類人,工人則不需要這方面的學歷,如從事油漆工作的,只需考牌就可以做,未考牌前就可以學,先聘用後培訓。

郭:即是邊做邊學,學完後考牌,考完牌就可以正式成為技工。對一些學歷不高的人士,這是出路。

林:是。

公司擬增私人工程合約

郭:最近德萊建業中標四份工程,總金額近10億元,同時發盈喜,預期集團於截至去年底止九個月將錄得溢利。你對今年公司發展前景有何看法?

林:我們對公司前景絕對有信心,你剛才提到中標四份工程,金額近10億元,其實在今年來說是不止這個數,早前我們已中了前政府合署西翼翻新工程,涉及8.4億元,連同未完成的工程,我們手頭有超過20億元的工程。在2016至2017年度的首9個月,我們的營業額達3.1億元,按年同比增加兩倍。到了下一個年度,由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保守估計,應該會有11億至12億元的工程。

郭:公司在2017年有何發展大計呢?

林:我們會集中在本業發展,以往建築項目倚賴政府工程為主,希望今年接多一些私人工程,即使遇到立法會「拉布」,公司可以用私人工程填補。

郭:公司在政府和私人工程的比例有多少?

林:在現時我們20億元的手頭未完成的工程額度當中,政府工程佔15億至16億元。未來我們會盡量提升私人工程的比重。但若果政府工程招標,我們會優先考慮,因為我們始終熟習政府操作。我們會繼續重點做古物復修,希望成為這方面的領導者。

相關評論

相關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