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名人訪談

李根興成功心得: 轉型由自決 邁向新階段

T T T
自 雷健雄(整理)
2017/11/6 9:00 上午
列印 E-Mail 名人訪談
分享

李根興成功心得: 轉型由自決 邁向新階段

自 雷健雄(整理) 名人訪談
2017/11/6 9:00 上午
TT

盛滙商舖基金創辦人李根興(Edwin)畢業於美國名牌大學,之後加入美國一間大規模的投資銀行任職,月入十多萬美元,但因受「911恐襲」拖累,美國經濟大受打擊而失業。本是金融精英的他沒有再投身投行,而是毅然創業,但過程是艱辛的,並經歷了多次轉型,期間有過內心掙扎和感到迷失。今期「名人訪談」邀請到Edwin與協同博勤金融集團行政總裁曾永堅分享他在創業與轉型過程中的心得與體會,並透露他的下一步動向。

李:李根興

曾:曾永堅

李:今天很高興可以一起交流,實在有點受寵若驚。

曾:我看過你的資料和各方面的故事,發覺實在很引人入勝,你在2013年做的資產管理模型,也很有創意。

李:這個模型在10月最後一次集資後就會停止,從11月起改變,我們會百分百以自己資本集中火力買賣商舖,我們希望人們想起買舖,就想到我們,而不是想到集資買舖。

曾:再轉型?

李:不是轉型,而是繼續前進,因為覺得潛在利潤更大。我今早才向一間公關公司說起,這是我們公司的價值改變。我們手上持有之前買下的一批商舖,已經有許多人作出投資,現在着重如何包裝然後將之出售,這是下一步。全香港有許多業主、許多舖,許多時未必能脫手,也不一定找到好租客。我們便開設一個平台,讓這些業主把商舖放到這平台上,例如他們一間估值3,000萬元的舖,經我們「執過」並提供許多保證後,以4,000萬元賣出,我們便分取其中500萬元收益。

曾:你曾說過,創業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走投無路」,經過多次轉型,其實每次都是一個創業,都是非常具創意的,例如BOT、商舖基金,你會認為從最初的創業,到早前的商舖基金,以致下一步轉型,都是因為「走投無路」的結果嗎?

創業起始迫於無奈

李:第一次是「走投無路」,但之後不是。2001年我在投資銀行工作時被解僱,我形容那次是「走投無路」,起碼不是光明大道。既然被解僱了,就決定創業,但之後許多決定都是由自己作出的。舉例說,我們有數個轉捩點,其中最痛楚的一次是2013年7月24日,我做了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就是覺得有些事若不放手,就取不到結果。那時做了許多小生意的買賣,但賺錢最多的仍是在於商舖,因此我想專注於商舖,於是在短短兩、三個月內,公司由300多人變成6人,把許多生意出售。那次實在很感痛楚,但不是「走投無路」,而是有意識的決定。

曾:重提一些前期的事情,你的創業共經歷了多少階段?

李:我會形容公司有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2001年剛回來香港,開始了這家公司,當時不知有什麼可以做,於是做中介買賣美容院、老人院、補習社等,因為那時香港是沒有這種服務的。

第二階段,即到2006年時,我們發現許多賣家,若退休覺得為時太早,他們曾從事相關行業多年,何必浪費了這寶貴經驗?於是聘請他們協助及培訓新買家,由2006年至2009年,我們租了許多舖,開了許多茶餐廳、補習社、果汁店、樓上咖啡店、漢堡包店、報攤、便利店等,有多達70、80間。

之後是第三階段,2009年我們全部的舖都是租回來的。當時我發現最有錢的香港人主要是做地產,其次是金融,因此在2009年決定變成地產公司,全部舖都不要再租了,改為自己買入,之後行出一個模型,就是把商舖買入(Buy)後,找人營運(Operate),再轉讓(Transfer),即變成BOT模式。

未能控股股東不快

然後進入現在的第四階段,因為之前的錢全由自己出,但之後許多親友前來找我,說3,000萬元一間舖他們沒錢買,但想拿出300萬元,以佔商舖的10%權益,又或5,000萬元的商舖買不起,想用200萬元買下4%的股權。於是當時收到這些投資款項,但那都是一些很細小範圍內的錢,若一做大就會違法,必須小心,於是決定向證監會申領牌照,成為首家集資買舖的基金。

但這個階段的模式有一個問題,就是投資者把資金注入我們的商舖時,他們並沒有控制權,因此許多時會不喜歡。既然如此,我們就轉入下一階段,讓投資者把整間商舖買去,之後數年我們會保證三件事,即租客、租金、租值。即租客如果走了,我會重新找一個,否則賠錢;若租客不交租,我交;租值,如果商舖有漏水、牌照有僭建令商舖價值受影響,我會解決,否則我賠錢。

另外,我經常說,賺錢要賺有錢人的錢,千萬不要在乞兒砵內取飯吃。我回想起2001年到2013年間從我處買下生意的那批創業者,都不是坐擁數十億身家的巨富,而是一些剛被裁員、或只有數十萬元積蓄的人,我從他們身上賺錢,感覺很不好。現在要轉入新階段,因下一批客戶背後家族都是坐擁數百億、數千億元的地產基金,是一些有錢又不想煩的人,而他們又喜歡控制權。

曾:你在過去的事業生涯中有過逾千宗的交易,其實最令你自豪的是哪一宗呢?

李:舉例說,最近有一個仍在經營的租客Otto,是我們的買家,前後共買了我們三個生意,我最為他感到最自豪,所以和他一起拍了一段短片,並在網上公開發表。

Otto是一名廿多歲的小伙子,曾做地產代理,之後做「街霸」,做得不成功,發覺那行頭不適合他,很不開心,因為做街霸時專門到大商場拉客,當見到戴名錶、駕名車的人時盡力拉攏,但總是拉不到生意。還有一次他帶客戶參觀單位時,那客人用普通話跟自己的孩子說這位哥哥很努力,但就是因為讀書不成要做經紀,所以勸告孩子一定要努力讀書,不要像他。他受不了,覺得被人看扁,於是決定離開這個行業,那時是2012年,我最風光之際。

實習老闆接手生意

他來到我公司,買下一個壽司外賣店的生意。我們當時正推出實習做老闆計劃,讓他實習6個月時間,若他喜歡就接手,若發現不喜歡,可以把生意交回給我們,再交相關費用即可。他實習之後覺得不錯,就接手了我們的壽司店,後來再接手了兩間,那是在2013年我最失意之時,因為7月時我決定不再做這些買賣業務了,同一時間有許多生意要找買家接手,而他正好接了我們的其中兩間。

我當初以為他也會失敗,因他本身完全沒有經驗,但想不到繼續營運至今,因此早段時我和他拍了一段談及finding true north的短片上載到網上,希望幫助他,也是對他的鼓勵。

同樣地,這個年輕人也是「走投無路」而創業,可能因為他在地產那邊一直無法「開單」,但總要生活,而資金則是來自他的父親。他父親略有積蓄,一直做花膠生意,經常跟他說:你出去做點生意吧,我打本給你。他也真的做得很勤力,從早上8點工作至晚上10點,又在壽司店對面租了一個倉,晚上在那邊睡覺。

每個人的動力都是不同的,當你覺得那是自己的生意,就會「瞓身落去」,整個人也會改變。他也說,因為這盤生意,他的整個人生也改變了。他今年才28歲,想想在2012年他接手壽司店時才是23歲,剛大學畢業兩年,做地產經紀,不成功,便轉型。

曾:從2013年起,你被委任為數碼港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其實這個職務的內容是什麼?是否你的另一發展方向?

李:從數碼港本身的業務看,初時與我的業務並沒有任何交集。記得有一天我忽然接到一個電話,來電的人自報姓名後說想請我當數碼港公司的董事。我在那一刻的即時反應是以為遇上詐騙電話,因我完全不認識對方,於是回覆說:「不如你找我當特首﹗」

新舊經濟相差甚遠

後來經過了解,才知道是因為當時我涉及許多創業的事情,來電者向我解釋,他們在介紹創業時找到許多有關我的資料,覺得在創立一間茶餐廳時,心態其實與開設網上銷售平台一樣,因此他們想把多一些創業元素引入數碼港公司,於是邀請我加入。而我在那裡亦一做便做了數年。

現在我和數碼港會做許多cross-over的工作,因為我發覺數碼港大部分公司屬於new economy,例如是網上平台或應用軟件等,但與茶餐廳、髮型屋等old economy放在一起時,會發覺兩者之間相差很遠。例如一間腸粉店老闆雖然旗下有18間商店,他對數碼港是什麼、有何關係,是全無意識的。

我在許多時會把二者拉近放在一起,例如現在我的商舖,不管是化妝品公司、髮廊、茶餐廳,還是補習社,總之是一間實體店的公司,每間會給他預留10萬元資金,跟他說這些錢只供用在科技上,可以做一個應用軟件、加盟某平台、拍一段有AR的短片等。接着又會找一間數碼港的公司,和我們做cross-over life,例如賣健康食品的公司和一間專門讚人的平台進行cross-over,用讚人平台多給Like,令消費者注意該食品公司。每一個生意,若純粹靠街外客前來光顧,那是行不通的,一定要在網上多作宣傳,增加效益。

傳統經濟下一步是要接受新零售,即三件事情:off line、on line和logistic。off line就是實體店,讓客人能親身感受到產品;on line是在進入實體店前,通過大數據便可以知道消費的行為將是怎樣,變成透過手機一看,便知道什麼產品適合我,又再透過AR可能已經開始講價,買衫不用試身,放在鏡頭前已知道是否合適;Logistic是買了衣服後只要一按鈕,下午就會送到我家,不用拿着它到處走,從而在購物時會買更多東西,之後又可以輕鬆回家。

我希望可以幫助到這些實體店配合新零售的大趨勢,配合線上、線下及物流,做更多的生意。不過,做生意有兩種,一種是make money,另一種是raise money,大部分傳統的人做生意認為要make money,定義很簡單,就是今天的收入要多於支出。但數碼港的公司不是這樣想,他們做生意是要raise money,說的是burn rate。二者不能說誰對誰錯,最好是兩者兼備。

只重籌款並不合理

現在新的公司大部分把焦點聚集在今年要籌多少錢,下季要籌多少,人人都想做Bill Gate、阿里巴巴,但現實上,這些公司倒閉了不知多少間。我不是說它們不好,但若天天只顧籌錢,公司的收入又從何而來?你有數萬用戶,但全部都是免費的,那又如何?現在和數碼港的公司說賺錢,他們會覺得你「老土」,認為公司只要籌到錢便是,賺錢代表增長不夠大。但其實這不很合理,經濟好的時候他們可以這樣,但萬一泡沫爆破,大家就會醒覺。

相關評論

相關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