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彩色人生

曾裕慈善使命愈做愈開心

T T T
自 雷健雄
2016/10/3 11:36 上午
列印 E-Mail 彩色人生
分享

曾裕慈善使命愈做愈開心

自 雷健雄 彩色人生
2016/10/3 11:36 上午
TT

現代美容中心創辦人、主席兼行政總裁曾裕(Joyce)多年來除了專注美容事業,亦不遺餘力地從事慈善事業。她在2007年創辦身心美慈善基金,提倡愛心文化,扶助弱勢社群,致力化解社會上的家庭和青少年問題。是什麼推動這位美容王國的掌舵人參與慈善事業?當中又有何令人感動的事情?《大時代》邀請到她與大家分享。

曾裕的慈善事業起步點,是有「悲情城市」之稱的天水圍。她回憶說:「在2006年我信奉了基督並得到啟發:主耶穌改變了這個世界,我也許願要用愛心改變世界。」時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的馬時亨有一次率領一批善長到天水圍,指着濕地公園說那裡會有一個停車場,可加以利用來幫助窮人做點事情。但曾裕後來發現,那停車場的租金比在銅鑼灣的更貴,結果其他善長都覺得沒有可為而打退堂鼓,只剩下她一人奮鬥。

助人自助講求成效

由於在天水圍實在找不到地方,但屯門有,曾裕於是買了一間曾是幼稚園的三層樓物業,成立身心美慈善基金,以此作為一個中心開展工作。她說,當時有很多人因情緒問題自殺,故此全力協助治療他們的情緒病。

開始時,曾裕是請基督教會中人做有關的慈善工作,但因沒經驗,做得很吃力。後來經政府介紹與婦聯合作,就變得很順利。她說:「婦聯本來就是從事慈善範疇的工作,很熟手,又有義工,由我們提供資源,那就成事了,做到現在仍很受政府支持。」曾裕把自己的角色定義為捐贈者,然後由合適的人做慈善工作。

接着,曾裕談到做慈善的使命。她說:「人很奇怪,做善事會愈做愈開心,例如今天捐了一個飯盒,會覺得很開心,明天就會送兩個,後天再送三個。因此,我們的使命是不會減的。」

但她亦補充說,做善事不是講求捐了多少,而是要講求成效。她說:「今天捐了一個飯盒又如何?若以後不斷煮飯送給人家,那豈非造成依賴?這不是我要的結果。我們身心美慈善基金其實是助人自助,幫助人們日後在社會自立,今天自己受惠了這個飯盒,明天可以努力地做一個飯盒給人家吃,這就是我們的使命。所以我愈做愈起勁,很開心地去做,因為成效好,有時會跟人家說,我在自己的公司是副業,身心美才是正業。」

私人捐獻量入為出

正因如此,曾裕表示,身心美慈善基金不斷發展,從最初協助天水圍及新界西有情緒病的居民,逐步擴展到現在有8個Cares(8C),關心的範圍包括青年、健康、新移民等,亦把服務地區從屯門、天水圍等新界西區擴大至全港各個角落,進而遠至內地。她表示,內地的留守兒童問題頗嚴重,捐錢給一個家庭,不代表能夠幫助他們,「要助他們脫貧,倒不如教育他們,他們學懂如何做腳底按摩、美容,甚至提供一間商店給他們打理。他們可能因此致富,不用到外地打工,這才真正解決留守兒童問題。」

要解決的問題這麼多,服務範圍又如此廣闊,曾裕是如何解決資源困難?她表示:「需要的資源確實很大,但我做人的原則是『沒這麼大的頭,就不戴這麼大的帽』,也就是量入為出。」

此外,她又表示,做善事很少向人籌款,從來都是用私人的金錢。「我賺了這麼多錢,就用來回饋社會。」她說。就算有善長捐錢到身心美慈善基金,也不會收取捐贈者任何行政費用,絕對是捐贈多少,就分毫不差地全用於指定的慈善目標上。她說:「我的數目從來非常清楚,(人家的捐款)不會不知所蹤,所以各地政府都很喜歡和我的慈善基金合作。」

從事慈善工作這麼多年,曾裕的身心美慈善基金在助人自助過程中有着許多感動的故事,並舉出其中一個例子與我們分享。她說:「有一個家庭,兩個孩子中的一個有讀寫障礙,另一個則是過度活躍,媽媽更有精神病,三個人都要來看情緒病。最後,過度活躍症的孩子在接受治療後康復了,就幫助有讀寫障礙的另一個孩子,互補不足,接着那母親因為負擔減輕了,也告康復。」對此,曾裕感觸地說:「當你看到這個家庭不是因為得到多少捐款,而是因為得到幫助,協助解決了問題。如果不解決,可能一家三口會自殺,這樣一想,就會覺得很感動。」

近期全球經濟環境欠佳,香港難免受到拖累,自然令人想到陷困求助的人會增加,曾裕雖然同意「經濟轉差,捐錢的人少了,可能是因為做生意的人艱難了。」但她並不覺得因此而求助的人多了。

情緒陷困分享救助

她說:「其實香港不是窮人多,而是問題情緒多。政府有巨大資源,給錢資助香港人。」而對於情緒陷困的人,曾裕給予的忠告是:「一定要開聲,因不是經濟問題,不是沒吃沒住。」她又表示,人們陷入困難「多數是因為心理不平衡、工作有壓力、發展不理想。遇到這個情況一定要說出來,和人分享。」她要大家知道,情緒陷困的人其實仍有許多人會陪伴他們度過難關,他們並非孤獨。

協助治療情緒病人,正是身心美慈善基金成立之初的首要工作。

相關評論

相關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