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專欄及其他

共論比特幣前景

T T T
自 易思敏
2017/2/1 9:00 上午
列印 E-Mail 專欄及其他
分享

共論比特幣前景

自 易思敏 專欄及其他
2017/2/1 9:00 上午
TT

2016年美元強勢,全球其他貨幣英鎊、日圓、人民幣無不向下貶值,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卻在2016年升勢凌厲,2017年開首更勢如破竹,成功衝破千元大關,但在內地,人民銀行(以下簡稱人行)出手查比特幣交易平台,價格隨即閃崩。香港學者不鼓勵投資比特幣,更認為其價值虛無,毫無保障。比特通行政總裁梁永熹則表示,在亞洲中,香港對金融科技態度相對保守,情況令人憂慮。他更看好比特幣是總量有限的虛擬貨幣,在供應量有限、需求增加下,比特幣價格長遠仍會向上。

比特幣是全球通用的網絡上虛擬貨幣。據悉,2014年美國加州簽署法案,使用比特幣交易確認為合法行為。2015年6月,紐約州金融服務局公布了簡稱為「比特幣牌照(BitLicense)」的《虛擬貨幣監管法案》,它是美國第一個專門為虛擬貨幣量身打造的監管規則。

而內地及香港都視比特幣為一種商品。今年1月人行上海總部新聞稿指出,比特幣是特定虛擬商品,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據悉,香港沒有對比特幣設有特定的監管措施。只是金管局過去曾多次透過媒體,提醒市民交易或買賣比特幣的風險。2015年金管局表示,比特幣並非法定貨幣,而是在虛擬世界創造的商品。由於其價值沒有實物或發行人支持;加上價格波幅非常大,並不具備成為支付媒介或電子貨幣的條件。

但2016年比特幣被投資者垂青,2016年初報400美元左右,時至今年1月5日觸及1,250美元。曾有報道指出,內地買家透過內地的比特幣平台以人民幣買入比特幣,在海外的比特幣交易平台放售,並將收取的美元放置海外賬戶,避開購匯限制,從而達到轉移資產的目的。

交易透明度高可追溯

新鴻基金融財富管理策略師溫傑分析說,金融海嘯後,美國推出的量化寬鬆,不斷印鈔,貨幣購買力下降,對貨幣的信心正在動搖,投資者在找尋可保住購買力的資產。而千禧世代,電子支付普及,亦造就比特幣誕生,今次比特幣突然急漲,與內地投資者面對人民幣貶值,外匯管制嚴謹的情況下,大量資金流向有增長限制的比特幣,冀可保值。

比特通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梁永熹表示,據其觀察,內地投資者透過比特幣走資的情況不多,因為內地主要比特幣交易平台每日有百億元成交額。在香港數個比特幣交易平台,合共每日交易額也只不過是千萬元而已。內地投資者如透過美國比特幣交易平台買賣大額比特幣,兌換成大量現鈔,在美國要經過一番複雜手續程序。

他又解釋,比特幣的核心技術─區塊鏈技術(Blockchain,詳見大時代小知識1)為基礎,交易流程其實透明度很高。區塊鏈技術是網絡上公開的賬簿,交易紀綠完全公開透明,交易資料儲存在共享的資料庫,交易紀錄不可更改逆轉,買賣者交易的每個比特幣的轉輸過程都可以在blockchain.info(https://blockchain.info)追溯到。

他認為,去年比特幣的幣值升是人們看好其儲值、保值功能。例如印度為了打擊貪腐黑錢,突然停用500盧比與1,000盧比兩款大面額鈔票,以及2016年人民幣貶值6.5%,種種事件令人對法定貨幣的信心動搖。

莊太量:比特幣波動大

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並不鼓勵市民使用比特幣,認為比特幣毫無價值。「比特幣只是在網上宣傳之下,在一眾虛擬貨幣中出了名,但畢竟是虛擬,並不如黃金這類商品有實物支持,比特幣價值是炒作而來,刻下比特幣不是由世界任何一間央行發行,亦無國際金融機構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受,作為比特幣的後台。比特幣投資者倘若遇上老千,未能有存款保障。再者,資訊技術人士可以在網上世界用新科技再創造另一隻虛擬貨幣,取代比特幣。」

莊太量又稱 :「貨幣具備三大功能,作為交易媒體、儲值及記賬功能。比特幣的幣值波動性大,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影響價格,急上急落,價格差額很大,投機性太重,比特幣不宜作為交易媒體;也亦未能發揮儲值功效。」

溫傑認為,現階段只可視為投資工具。雖然比特幣數量增長有限制,需求有上升趨勢,但價格太波動,難以計算出其公允價值(Fair Value),投資者要承受很高風險。再者,有一天比特幣在網絡世界不再受歡迎,就會如不再受歡迎的電子遊戲,沒人理會。

溫傑忠告投資比特幣風險高,但不需要禁止發展。他表示,比特幣是一種有創意的金融科技產品,若監管太嚴,則會扼殺了新意念的金融科技產品。但若要監管比特幣,須在科技、金融、法規三方協調,香港監管上追不上也是可以體諒,但監管者應開始討論如何監管讓虛擬貨幣發展下去。

人行出手 比特幣插水

人行於2016年1月曾召開數字貨幣研討會。當時會議指出,發行數字貨幣可以降低傳統紙幣發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經濟交易活動的便利性和透明度,減少洗錢、逃漏稅等違法犯罪行為,提升央行對貨幣供給和貨幣流通的控制力,助力普惠金融的全面實現。梁永熹表示,第三方電子支付─支付寶、微信支付在內地已廣泛被應用,他覺得人行雙軌發行現鈔與虛擬貨幣是可行的。

但比特幣價格急漲,同時涉及透過比特幣換匯走資,引起監管當局關注,惹來人民銀行出手為比特幣熱潮降溫。今年1月人行提醒,機搆及個人投資者應正確看待虛擬商品和虛擬貨幣,理性投資、自擔風險。同時,為防範化解比特幣市場風險,人行對比特幣交易平台開展現場檢查,重點檢查該企業是否超範圍經營。人行連番舉動後,比特幣在內地的幣值應聲急降。由1月5日比特幣報價最高1,250美元/8,895元人民幣,到1月13日急跌至786美元/5,329元人民幣左右,急挫近40%。

梁永熹表示,比特幣是全球化的虛擬貨幣,央行倘若出手全面禁止比特幣平台交易,只會把每日百億元成交資金,流向黑市,內地監管當局將更難知悉資金流向。梁永熹樂觀表示 :「比特幣總量是有限(約2,100萬個),在供應不會大幅增加、預期需求持續上升的情況下,短線價格雖然很波動,但長遠可升破2,000美元水平。」

近年來比特幣和區塊鏈的發展使得許多國家和金融機構開始研究這種新技術。

2016年金管局推出了有關「分布式分類帳科技白皮書(簡稱DLT)」,據悉,區塊鏈就是DLT的一種。梁永熹是香港開創比特幣業務及區塊鏈業務的先驅者,他認為是好事,起碼金管局肯面對金融科技帶來的影響性。

他表示,香港區塊鏈人才缺乏。在香港經營比特幣業務的為數不多,亦大都以商業客戶為先。他透露,公司有三大業務,首先其公司比特通總代理由美國研發的比特幣買賣機,使用者可以現鈔購買比特幣,然後儲存在手機電子錢包內,又可以經該買賣機換取鈔票。

梁氏透露,由比特通代理的比特幣買賣機有3部進入了內地市場,在澳門市場則已有4部;反之,香港暫時只有3部。他有感而發表示,在亞洲地區中,香港經濟發達,但對金融科技的態度相對保守。

為將比特幣進一步面向零售市場,推廣到市民大眾中,令市場更廣闊。其公司在2016年4月推出BITFIRST比特幣交易平台。梁永熹表示,BITFIRST冀市民可以透過網上平台更容易方便、買賣交易比特幣,將比特幣進一步面向零售市場,推廣到市民大眾中。他透露,由於金管局只視比特幣為一種商品,其開展經營BITFIRST比特幣交易平台,向海關徵詢意見,毋須申請金錢服務經營者牌照(Money Service Operator License, MSO),只需取得商業登記。

BITFIRST平台亦面向內地市場,現時比特通已在廣州開設辦公室。梁永熹表示,公司自行監控,嚴從反洗錢法則,經BITFIRST平台買賣比特幣的人士,都要實名認證;同時,公司會了解用戶資金來源背景。

推廣區塊鏈技術應用

梁永熹又表示,市場對比特幣認知程度比3年前高,而比特幣的核心技術區塊鏈可在商業上應用於不同範圍。公司為商戶提供區塊鏈技術顧問服務,如何利用區塊鏈減少交易成本。去年中銀香港率先應用區塊鏈技術在樓宇估價服務;在推出前,梁永熹曾與該銀行資訊科技部高層交流區塊鏈技術。他透露,今年公司將把區塊鏈技術推廣到政府部門搜尋資料的應用當中。

「金融科技發展是大趨所勢,在亞洲地區,新加坡對發展比特幣產品有指引,並投入資源派官員到美國學習區塊鏈技術;同時,向發展比特幣及區塊鏈技術公司招手到新加坡發展。」

「反之,在香港要發展比特幣產品,未有法例指引要跟循,但亦可說有無限的發展空間。」梁永熹慶幸香港數碼港及科學園的領導人關注到區塊鏈技術及比特幣的發展,他更把辦公室由九龍灣搬到香港科學園的生物資訊中心,繼續拓展業務。梁氏透露,在科學園幫助公司與內地官方人員溝通,了解內地法規,有助進一步打入內地市場。

比特通更與科學園合作,在園區內展開使用比特幣的測試,在科學園園區內置放比特幣機,讓用戶及商戶體驗比特幣支付消費的好處及壞處。梁氏表示,4天內有100個新客戶使用比特幣來購買食品,情況令人鼓舞。

梁永熹認為,比特幣的認受性日漸提高,當下是分秒必爭發展比特幣及區塊鏈技術的好時機。他期望有一天在香港,虛擬貨幣使用可以應用到日常支付的層面中。

相關評論

相關評論